第77章 仇人不多 -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

第77章 仇人不多

李氏公司,李彦锐正襟危坐,听取着秘书的报告。 再过几分钟,她和徐强约好的时间就要到了,只是不知为何,王凡到现在还没有来,让她生起了一丝担心的情绪。 这种情绪很没道理,因为她知道王凡的厉害,所以很快就释然了。 然后,她就听到徐强令时取消计划,不会再过来的消息。 不知为何,李彦锐在听到这个消息后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王凡,一定是他,所以对方不敢在过来了,不愧是自己看中的男人。 她心底甜甜的笑了起来。 而就在李彦锐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整个华夏军方都像疯了似的,由其是边境地区,莫名的加强了警卫的力量。 来往的车辆检查比最严的时候还要严上几分,不要说乘客司机他们,就是连军方战士也颇为恼火。 这么热的天,顶着这么大的太阳,一辆辆检查,让人心生烦燥。 唯一值得庆贺的是,因为这次临时的检查,破获两起大规模走私毒品案件,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。 而导致这件事情罪魁祸首王凡,在安慰何雅晴之后,第一时间给老首长打了电话,把这边的情况简单的作了一个报告,对于夜玫瑰能够悄无声息的来到华夏,表示非常不满。 老首长听闻后,一句话都不说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 对于国家的安全上面,他还没未要听王凡这个毛头小子的话,他第一时间下达了命令,对各个关卡要道,尤其是国境方面加强管理。 随后一个电话打到了国安的人组,把他们臭骂了一顿之后,才挂上了电话。 “臭小子,才几天没见,居然管到我的头上了。”老首长挂断电话,轻轻哼了一声,不过语气中,并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,反而有一丝丝表扬的意味在里面。 这中间,国安人组的队员心中委屈,却又苦不能言,好在他们有人在陇市,没有离开,在接到老首长的电话后,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。 何雅晴精神上突然受到这么大的伤害,短时间内什么都做不了,于是把工作辞了。而且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为了何雅晴的安全,王凡帮她做主,房子也给退了。 在简单的收拾一下之后,王凡带着何雅晴回她老家,去找她的父母。 这是何雅晴的提议,她想回去父母那住一段时间。 离开之前,王凡写了一张便条留在了房间中,这是给国安人组看的。 做完这些后,他又打了个电话给李彦锐请假,说明了情况。 李彦锐在得知王志文死后,整个人身子绷得紧紧的,言语之中,竟是带着些许哭腔:“你不会有事吧?” “我没事啊!”王凡听闻李彦锐的话语之后,下意识的回道,随后才反应过,对方的言语之中为何会有哭腔,不禁有些好笑的说道:“人又不是杀的,能有什么事!” “可你不是说……”李彦锐有些糊涂了。 “他们自己内斗,不关我的事。”王凡给李彦锐细心的解释起来,让她放宽了心:“我把晴姐送到之后,立刻赶回来。徐强那边短时间内,应该不会有动作了。 哦对了,徐强手底下有两个技术人员,就是开发玫瑰情人的那两个,准备跳槽到你那去,到时候孙菲菲会带着两人去找你。” “嗯。”李彦锐甜甜的回应了一声。 她感觉这几天活在电视剧中一样,这种情节,不是只有电视才会的么。 当她挂断电话后,整个人一下子倒在了老板椅上。这些天发生的事情,都快要把她搞崩溃了。 王凡的这个电话,就好似那只拨开云雾的大手,让她感到马上就会雨过天晴,迎来希望的阳光。她决定今天一上午就这么懒散的躺在椅子上。 王凡和李彦锐通完电话的时候,他已经把车开到了高速上面,何雅晴的脸色看上去,要比刚才好看多了。 王凡在打电话的时候,她就一直盯着王凡。等王凡挂断电话的时候,她立刻发问:“王凡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 王凡奇怪的看了一眼何雅晴,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这么问,不过他还是飞快的回了一句:“我是退伍士兵啊,你不是知道的么!” 何雅晴见王凡敷衍自己,心中略微有些生气,她嘟囔着嘴巴,说道:“我可没听说过,当兵的还要掌握E国语言的。” 说完之后,她竟是用了E国语言,说了五十万和三十万美元这两个词语。 王凡惊讶的看着她,没想到何雅晴居然深藏不露,还会E国语言,光这两个单词的发音,要比那个死去的王志文好上不少。 何雅晴见到王凡惊讶的目光,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表情,然后略微遗憾的说道:“我只学了半年时间,所以你们说的很多都没听懂。” “哦!”王凡点了点头,认真的开车。 何雅晴见状,一记如来神掌拍在王凡的身上:“哦个屁啊!快说,你们刚才到底在讲些什么。”说完,她挺了挺身子,把自己S型的曲线展露在了王凡的面前。 在刚才出门的时候,她换上了一件露肩的黑色短袖,下身穿着她最喜欢的那条皮裤。 此刻何雅晴为了想要知道王凡刚才聊天的内容,竟是想要用美人计了。 不过这一次,王凡是铁了心的准备保密,一言不发,专心致志的看着前方,脚下的油门踩了又踩。 “王凡!”王凡的举动彻底激怒了何雅晴,也正是因此,让她从刚才恐惧害怕的情绪中脱离出来:“我是当事人,她们绑架了我作为人质,我有权知道事情的真相。” 王凡无奈的叹了口气,道:“你被绑架是因为我的关系,那个男的叫王志文。前段时间,我们那个公司出了香水那档子事情,相信你也知道了。他们这今天过来绑架你,就是逼我把对他们不利的证据还给他。 至于那两个女人,则是国外一个叫夜来香的雇佣兵组织,因为和我之前发生一点过节,所以找上了我,只是没想到,他们两居然会碰到一起,还真是冤家路窄。” “你仇人真多!” 何雅晴回了一句。 “我仇人不多。”王凡摇了摇头,不同意何雅晴的说法。 “那些都是国家的敌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