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章 位置 -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

第70章 位置

老板来了,所以众人散了。 牧马人前,只剩樊铃和王凡两人。 樊铃抬起右手,不停的擦拭着眼角泪水,只是无论她怎么用力,都没法擦干。 王凡见状,上前安慰道:“再哭就不漂亮了,再说也没必要和一个老巫婆计较吧。” 老巫婆说的自然就是孙倩了。 樊铃听闻后,忍不住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 雨过天晴后,两人准试车。 正当两人准备上车的时候,参差不齐的脚步声渐渐响了起来。 樊铃听闻,脸色微变,她微微咬着下唇,脸上神情复杂,就这样一眨不眨的看向王凡,似乎在心中酝酿着想要说些什么。 “那个……”她终于鼓起勇气:“先生,您确定要买这辆车吧。” 王凡没想到这个时候,她突然会问这样的问题,更加不明白为什么花这么长的时间考虑,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。 樊铃得到了王凡肯定的答复后,脸上复杂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坚定起来,就好像王凡的回答,给了她无穷的信心和力量一般。 “老板就是他们,一点规矩都不懂。” 孙倩盛气凌人的话语清晰的传到了王凡和樊铃的耳中,随着她的话语,一群人出现在他俩的面前。 在孙倩的带领下,两个男人紧跟在她的身后,而在那他们的身后,跟着的是其他的导购,不用说也能知道,她们跟着过来,是准备看戏的。 那两个男子,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。 矮的那个是一个秃头,大约四十岁左右,因为他的肚腩太大,所以不得不穿着一件大了两号的竖条短袖衬衫。而他的下身,则是穿着一条黑色的西装裤。 他的脖子上和手上,戴着不少金项链,玉戒指,像极了传说中的爆发户,他就是这家店的老板,陆展。 而高个子的男的,年纪不到三十,他和陆展打扮想差不大,唯一的区别便是身上没有那么多值钱的首饰,不过即使如此,他身上散发的气质,也不会让人小觑。 因为那气质的名字叫做富二代。 王凡见到来人,不由愣了一下,因为高个子的那个,他认识的。 对方同样如此,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王凡,他正准备打招呼的时候,徐倩突然开口,打断了他。 “老板,就是他!你说一个小小的保安,哪里会能钱买这种车,要是在试车的时候,碰到了或者磕到了怎么办。” 徐倩说完后,趾高气昂的看着王凡。 那男子淡淡的瞥了一眼徐倩,静静的看着场间,他突然很好奇,王凡会怎么做。 王凡什么都没做,因为樊铃突然站了出来,挡在了他的身前:“老板,这位先生是确定要准备买的,所以我才准备带他去试车。而且……而且……” 说到这,她犹豫了半天后,眼睛突然闪过一道精光,整个人的气质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:“而且店里也没有规定说,客户如果不买车就不能试车!” 陆展听闻后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当着外人的面,自己的员工居然敢质疑自己,这还得了! 孙倩在听闻樊铃的话语后,惊讶的看着对方,心中大喜,只不过脸上露出了十分愤怒的表情:“樊铃,你怎么敢跟老板这么说话!” 其他的员工在听闻樊铃的话语后,更是吃惊的看着她,她们从没想过,从来不会反抗的樊铃,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。 王凡看着樊铃的背影,这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沉思那么长时间,原来是因为决定鼓起勇气反抗了啊! 樊铃说完之后,她感觉自己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了许多。她已经打定主意,无论如何,也要想办法让王凡试车,然后签下这张单子,就算最后被开除,也不后悔。 “如果这个小保安真的买得起的话,刚才为什么不签单?”徐倩再次补上一刀,她打算借着这次的事情,把徐倩从店里踢出去。 “嗯?”陆展听闻徐倩的话语,看向了樊铃。 “我不签,是因为你吃相太难看了!”王凡在这个时候,终于站了出来,笑着看了一眼陆展。 虽然他穿着一身保安服,但陆展一下子就发现,对方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保安那么简单。 王凡走上两步,盯着徐倩继续道:“好马不吃回头草!你既然把我推给了别人,干嘛又回头和别人抢单子呢?” “你乱说什么!”徐倩心中慌张之下,开始口不择言:“我刚才折转回来,是怕你试车的时候,把车弄坏,你这种人,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高档的车子。” “要是我能买得起呢?”王凡淡淡的说道。 “你这种小人物怎么可能买得起,要是连你这种小人物都买得起,那我都开奔驰宝马了。”徐倩讥讽道:“你该不会是被哪位富婆包养了吧?” “他就是被这个狐狸精包养的,你有意见?” 一个带着些许怒气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,孙菲菲冷冷的看着孙倩,而在她身后,李彦锐和洛樱的神色也有些难看。 三个绝色突然登场,把大伙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。 孙倩大吃了一惊,虽然她不认识孙菲菲和洛樱,但是李彦锐她可是认识的。 能和一个大老板走在一起的,又岂会是什么寻常的人物。 想到前两天疯传的,李彦锐向自家保安求婚,她脸色顿时难看起来,想到了某种可能。 她转头看向陆展,发现对方正冷冷的盯着她,一脸不善,那只微微颤动着的右手似是在表明,一个巴掌随时可能挥向她。 她立刻低下了头,心中把樊铃嗓了一千遍,一万遍! “王凡!什么这种人都能骑到你头上了,如果这种货色都能骑到你头上,那么被你揍了一顿的我,在你心里,又是什么位置!” 那名高瘦的的男子突然开口,把在场的所有都吓了一跳。 王凡直接冲赵峰翻了一个白眼,这家伙刚才一直看戏,现在突然跳出来,也不知道心里有什么打算。 他鄙视的看着对方。 “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和女人比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