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 争夫记 -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

第39章 争夫记

陇市第一人民医院,高级护理病房。 王凡晕乎乎的睁开双眼。因为之前使出龙虎逆劲的他,能够在第七天醒来,并且他的功力回到了化劲,但从目前的程度来说,以经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奇迹了。 若是有龙虎山的门人知道,恐怕一定要问清楚前因后果。因为一般人使用这一招,不但功力会退到明劲阶段,而且至少也要过一个月才会清醒过来。 只不过他这一醒来,就立刻后悔起来,还不如不继续晕过去。 因为在这高级豪华的病房内,站着的是清一色的美女。李彦锐,何雅晴,俞燕洁,洛樱以及那个刚认识不久的孙菲菲,一个不缺,都围在床边。 这七天的时间里,她们都已经了解对方,知道彼此的身份,所以众女在面对李彦锐这位正牌夫人的时候,都会有一点自惭形秽的感觉,尤其是何雅晴这位冒牌的女友。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怕了李彦锐,就比如说洛樱,她对王凡的感情本就藏得极深,根本就不希望任何人知道,更没有想过成为王凡的妻子,所以对于李彦锐,她理直气壮。 另一位不怕李彦锐的,就是那位孙菲菲的。 用她的话来讲,公司随时都有可能倒闭,但是她是公务员,铁饭碗,所以她觉得比起李彦锐,更适合当那个包养王凡的女人。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几个女人不知不觉间分成了三派。 俞燕洁自然站在自家老总的身边;而何雅晴在面对李彦锐的时候有些发虚,所以需要孙菲菲壮胆,两人抱团在了一起;至于洛樱,则是不偏不椅,处在中间,独自一人,形成了中立派。 此刻两派因为一点小事,又吵了起来,而洛樱则翘着二郎腿,坐在床边啃着苹果。 她见到王凡醒过来之后,眼中闪过一丝惊喜,不过她立刻压抑住了自己的感情,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着自己的口头禅:“哟,还活着呢!” 随着洛樱的话语,两派之间的争斗嘎然而止,然后迅速的冲到了王凡的床边,关心起对方的病情。 “王凡,你怎么样?要喝水吗?肚子饿不饿?” “王凡,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,我帮你去叫医生?” 孙菲菲围在王凡的床边,不停的询问着对方。 王凡看着站在床边的四个女人,一阵头痛,她们怎么会搞到一起去了。瞥了一眼一副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的洛樱,她正没心没肺的啃着苹果,顿时生出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。 至于为什么有这种感觉,他自己也不清楚。 他看着孙菲菲一脸关心的表情,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我想喝水!” “好,你等下!”孙菲菲得意的挑了一眼李彦锐,然后美滋滋的给王凡泡茶去了。 面对着孙菲菲挑衅的眼神,李彦锐熟视无睹,待孙菲菲离开后,她一屁股靠着王凡坐了下来。这个时候,大敌当前,她收起了平时的小性子,用极其温柔的话语关心道:“你怎么样?没什么大碍吧,还有哪里不舒服的?要不要我去叫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?” 她自顾自的发问,然后转头对着身后的俞燕洁命令道:“去把医生叫过来。” 随后她便把问题引向了华山三友。 说到华山三友,王凡才想起什么,立刻问道:“他们三个人怎么样了?” 他话音刚落,整个房间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,当然,除了没心没肺的洛樱依旧啃着她的苹果之外。 王凡感觉到了什么,然后皱起了眉头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 李彦锐迟疑了半天,说道:“那天你走之后,我们突然接到一个电话。电话那头的人让我们马上去一个地方,要不然你就有生命危险,随后就给了我们一个地址。” 说到这,她停顿了一下,然后才接着说道:“等我们到了那之后,就看见你和之前三个道士都倒在地上,我们着急之下,就准备把你们一起送到医院。只是没想到……” 李彦锐说到,神情显得有些害怕,似是遇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,不敢在继续说下去。 不过好在接下去的话,由刚完饭苹果的洛樱帮她说了出来:“那三个道士都死了。” “死了?”王凡惊讶起来,自己都好端端的,对方怎么可能会死?最多也就重伤。 洛樱见到王凡惊讶的表情,随后从旁边拿起一个苹果,与此同时,血红色的猎人突然跃到了她的掌心,她在苹果上轻轻一划之后,也不管王凡能不能接住,直接丢给了王凡:“就是这种伤口,一刀毙命。”随后,她又补了一句:“凶手是个用刀的高手。不在你我之下。” 丢来的苹果把李彦锐吓了一跳,连忙手脚乱的接住了苹果,然后把划的那一道口子递到了王凡面前,让他观察。 “一模一样?” “一模一样!” 王凡提问,洛樱问答。这说的就是那道伤口了。 “那凶器呢?”王凡皱起了眉头。 “在你手上!”孙菲菲端着一杯热茶,走了过来,然后继续给王凡讲解起来:“那天我们赶到的时候,你手上就拿着凶器。警察本来是要把你抓回去的,不过被我挡了下来,那帮白痴,你明明昏过去了,怎么可能杀人嘛。” 说完,她像邀功一般的来到了王凡跟前,在茶杯前小小的吹了两口,确定不烫之后,才俯身将茶杯递到了王凡的嘴前。 与此同时,李彦锐更是放下了和孙菲菲的恩恩怨怨,亲自把王凡扶了起来,方便他喝水。 美人在旁,王凡很自然的接受了这份美意,只不过当他喝水的时候,眼睛一瞥间,不由的瞪了出来。 因为孙菲菲俯身弯腰的缘故,使得她胸前衣襟大开,春光外泄,深深的吸引了王凡的目光。 忽然间,他发现鼻间一凉,随后就感到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。 王凡的丑态被几人尽数看去,让他大失颜面,好在他的脸皮本就极厚,见状他哈哈一笑:“这两天天气还真热啊!” 洛樱低着头,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,偷偷瞧了一眼自己胸口,脸色忽然变得有些腓红。 孙菲菲见到王凡那副模样,更是得意的冲着李彦锐笑了笑。 李彦锐暗暗生气的同时,又不想在王凡面前留下不好的映象。她起身看着王凡道:“既然你没事了,那我就先回去工作了,公司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。” 说完,她转身之际,淡淡的扫了一眼孙菲菲,然后朱唇微启,轻轻的说道:“聪明的女人不会让自己的男人处在尴尬的境地,只有笨女人,才会如此。” 说完,她扫了孙菲菲胸口一眼,又补了一刀:“尤其是胸大的笨女人。” 孙菲菲听闻正欲发怒,可是一想到李彦锐刚说的话,硬生生的忍了下来,看着李彦锐远去的背影,她做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,也不知道她在心里,是怎么诅咒暗骂对方的。 待李彦锐离去后,孙菲菲也站起了身子,想到对方刚才说的,聪明女人不会让男人尴尬之类的话语,她放下了茶杯,对着王凡说道:“我去警局帮你探探消息,尽量把时间拖得久一点。不过必要的程序是肯定要走的,不过你不要担心,我会想办法,不让你在里面受委屈的。” 对于这一点,王凡倒是一点都不担心,好歹他也是一个兵王,到了警局事情反而容易解决的多了。 他微微点了点头后,目送着孙菲菲等人的离开,何雅晴原本还想说上两句,见王凡情绪不高,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。 毕竟人没事,以后还有的是机会。 等所有人走后,房间里只剩下王凡和洛樱两人。 洛樱见王凡皱着眉头,在思考什么,也就闭上了嘴巴。 王凡看着苹果上的那道伤口,脑海中思绪万千。 事到如今,就算华山三友不死,他也和华山派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,可是现在对方死了,如果是他做的,那他接下来就是。 可这明显就是有人栽赃陷害,这种事情,王凡又怎么会任人摆布,替别人背这口又大又臭的黑锅。 王凡呼了口浊气之后,转头看向了洛樱:“有什么头绪吗?” “没有!”洛樱无聊的拿着血红色的猎人,在手中不停的翻滚着,这是让手指保持灵活的一种小游戏,她非常喜欢。 “你仇人很多啊!”洛樱玩弄着血色猎人的时候,又淡淡开口。 王凡听闻,不由苦笑,他心中想着:应该都是以前执行任务时候留下的活口吧。 不过对方这一手,玩的实在漂亮。 现在最关键的是,这件事情,华山派的人到底了解多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