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洛樱的过去 -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

第28章 洛樱的过去

当洛樱吐掉嘴中的口香糖后,赵峰叫来的小弟姗姗来迟。他明明没有在电话中说地点,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。 洛樱吐掉口香糖后,就不准备接着出后,接下来的战斗,就只有王凡代劳了。 王凡既然出手,战斗也就变成一转眼的事了。 当王凡坐上猛士,载着洛樱离开的时候,一群人躺在地上,嗯嗯啊啊叫个不停,那些都是被打骨折的。 副驾驶上,洛樱看着手中的报告,跟王凡详细的讲解现在的情况:“前两天我们的人和B国联合军演的时候,突然受到了不明武器分子的攻击,初步判断是血狐佣兵团干的。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前往B国,救回我们和B国的人。” 王凡听到血狐佣兵团的时候,微微皱起了眉头:“血狐佣兵团,它身后好像有M国的支持吧。” “没错。”洛樱不置可否,点了点头,“而且M国就在三个小时前,已经高调承认了这件事情。” 王凡听到这个,脸上闪过一阵蛋疼的表情:“所以这次行动,我们是没有国籍,没有身份的对吧!” “是的!”洛樱再次点头。 “蛋疼!”王凡嘴中嘟囔了一句后,一脚油门踩了下去,同时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:“人被抓去多久了。” 洛樱看了一眼手表,然后淡淡的说道:“18小时46分7秒。” 王凡听到这个时间之后,沉默了半响,最后吐出了一句话:“血狐佣兵团啊!” 那语气之中充满了感慨的同时,也蕴含着强烈无比的杀意! 周超的腿,沈常德的事情,都和这个血狐佣兵团有关。没想到今天,终于轮到自己要和这个佣兵团较量了。 想到此处,他看了一眼身旁的洛樱,心中一动:“小樱,这次任务其实是你主动要求过来的吧。” 洛樱猝不及防之下,被王凡唤作小樱,不禁想起她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,那次也是他们两个人。 那一次…… 她不再是当年那个小樱,立刻从回忆中摆脱了出来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 果然! 王凡就知道是这么一回事,心想猎人学校里的那帮家伙太乱来了。 血狐佣兵团不仅是战力可以排进佣兵团前三的位置,更是作战计划上,不输于一支正归军队,就是排名第一的雪狼佣兵团,面对他们的进候,也会好好考虑一番。 面对这么棘手的对手,洛樱并不是最好的选择,而且猎人学校那些家伙,虽说每次选举都会推选洛樱,因为那都是一些简单的任务,要是正真碰到一些艰巨的任务,他们都会自己接下来,根本不会让洛樱看到。 因为洛樱是他们的小师妹,也是整个猎人学校,唯一的女兵。 他们之所以怕她,是因为爱她,不想让她受到一点伤害。只是这一次,猎人学校的那群家伙,居然把她放了出来,这不是害她吗? 想到此处,他心中有些愤怒起来,就是连这次老首长,也一并埋怨上了。 太乱来了! 因为那一句小樱,洛樱似是知道王凡此刻的想法,用只有对王凡才有的温柔语气道:“凡哥,这是我自己的决定。而且,这仇我一直想报。” 说完,她撩开左侧遮掩着的刘海,露出了一道划过眼角的可怕伤疤。 那道伤疤是洛樱在一次独自一人的行动中留下的,没人知道当时的情况,她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。 王凡没想到那道伤疤居然和血狐有关系,暗暗吃惊的同时,发誓,这次行动,无论如何,也一定要保护好对方。 似是因为王凡之前的那一声“小樱”,让原本冷酷少语的洛樱,变得话格外多了起来,但是王凡知道,这才是真正的洛樱,平时那个冷酷少语的洛樱,是她的伪装罢了。 离机场还有一段距离,洛樱开始讲述这道伤疤的来历。 那次任务不过是去边境抓一个毒贩,任务很简单,这也是猎人学校的学员一个普能的测试,连考核都算不上。 “我当时已经抓住了对方,没想到对方是一个女人,一个带着刚满月婴儿的女人。”洛樱的语气有些低沉:“当时那个女人跪在地上,向我求饶。他丈夫已丢下她一个人,如果她死了,那么这个孩子变成孤儿。我当时……” 王凡听闻,大概猜到了接下来的事情,恐怕当时洛樱的一时不忍,让对方找到了机会,突起发难。 不过事情和王凡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 “当时,她拿婴儿当作挡箭牌,对我出手,我只能勉强支撑。可是到了后来,她似乎着急了起来,居然一刀捅死了那个孩子,当时我一个人彻底懵了。如果那个时候,她对我出手的话,我一定活不下来。没想到,她杀了那个孩子之后,扔给了我,而她自己却逃跑了,根本没有对我出手。” 王凡听着,冷哼一声,不愧是血狐的人,都是邪魔外道,居然连孩子都不放过。 洛樱说到这,情绪有些激动起来:“等她走后,我才知道,她不是不想杀我,而是根本没时间杀我。因为那个孩子的父亲追了过来。” “孩子的父亲?”王凡忍不住问道。 “是的,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孩子的母亲,她抓到个孩子,就是想要来勒索那个男人。”洛樱接着说道:“那个女人一走,那个男人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,他看到死去的孩子之后,对我大大出手。” 王凡皱着眉头:“你没有解释。” 洛樱看着王凡的侧脸,过了半天,才吐出了一句话:“那个男的说,作为一名华夏军人,连一个孩子都没能保护好,是耻辱。然后他要和我比试,如果能接得住他的一刀的话,就放我一条生路,要不然,就死!然后我活了下来。” 两人之间的打斗,恐怕不能用一句话就能形容的,其中的凶险,王凡完全能感受的到,如果那道疤再深几寸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 王沉默的看着前方的道路,再次踩了一脚油门。 想到刚才那个男的说的,心中沉重起来。确实作为一名军人,如果连一个孩子都没有保护好的话,的确是军人的耻辱,就算别人不说,作为华夏的军人,恐怕自己这一关都过不了。 可是,这件事情,能怪洛樱吗?

上一篇   第27章 小师妹洛樱

下一篇   第29章 出国短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