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章 比基尼和内衣的区别 -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

第102章 比基尼和内衣的区别

王凡跟着俞燕婷,“火气”十足的来到了她的卧室。 就这么短短的几步路,他再次流出了鼻血,当然,这种事情只能怪天气不好,和他是那颗淫荡的内心是没有任何关系的。 俞燕婷的房间布置的很简单明亮,给人一种大气的感觉。 “你先坐一会,我换件衣服。” 俞燕婷一进门,招呼王凡坐下后,就转身进了卫生间换衣服,这让王凡大失所望。他可是冲着比基尼来的。 他虽然失望,不过好在待会还有八卦可以聊,是以他无聊的坐在靠椅上,舒服的等待着俞燕婷。 不料就在这时,一声惊叫从浴室中传了出来。 难道有贼? 王凡没有一丝迟疑,立刻站了起来,冲向了浴室。 俞燕婷似是很想信王凡,所以并没有反锁浴室的大门,这让王凡很轻松的就进入浴室之中。 然后一眼就看到了俞燕婷身前,一只不断逃命的小强。 看到那只小强的时候,王凡顿时就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惊声尖叫了。毕竟是女人嘛。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,原本受到惊吓的俞燕婷见王凡突然闯了进来,在微微失神后,下意识的侧着身子,微微弯曲着身子,并用双手护住了关键部位,然后再次惊声尖叫起来。 王凡一脸莫名的看着对方,如果因为小强尖叫还能理解的话,那么对方看到他前来英雄救美还要大声尖叫,那就太说不过去了。毕竟她身上是穿着衣服的。 “你怎么了?”王凡想了半天也不明白,对方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再次尖叫。 “你个流氓大色狼,快给我出去!”俞燕婷的话语之中,带着些许哭腔。 “额!”王凡在听到俞燕婷的话语之后,愣在了原地,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。 流氓?色狼? 这又从何说起! 他回过神后,立刻退了出去,关上了浴室的大门,只不过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,他不免又多看了一眼对方。 对方又不是光着身子,自己怎么就成了流氓色狼了呢。 他不知道的是,虽然俞燕婷全身上下只有一套黑色的蕾丝内衣。这套内衣和刚才的比基尼面积相差不多,遮掩率自然也相差无几,但就因为内衣和比基尼的区别,才让俞燕婷失声惊叫起来。 这就是女人! 这就是比基尼和内衣的区别。 前者可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但后者,只能暴露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。这一点王凡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明白。 王凡不解的坐在椅子上,思索着自己是怎么变成流氓色狼的。 足足过了十分钟之后,俞燕婷才从浴室中像个新婚燕尔的小媳妇一般,缓缓走了出来。 只见她精致的脸上略施粉黛,那双如黑珍珠般的大眼睛下面,琼鼻高挺,贝齿轻咬着下唇,似是对刚才的事件还在耿耿于怀。 她身穿一件天蓝色的无袖连衣百褶裙,裙摆刚好到膝盖,腰间一条深蓝色的腰带系在“S”的正中间,把她的娇躯完美的分下了上下两个部分。不输给俞燕洁的完美身材,一双白嫩的小腿怯生生的暴露在空气中,惹人怜爱。 王凡见状,身穿比基尼和黑色蕾丝内衣的俞燕婷在他的脑海中不断交替着,让他心头一阵悸动。 俞燕婷见到王凡的目光,脸色一红,不由的低下了头,还没有谈过恋爱的她可受不了王凡火热的目光。 她鼓起勇气,抬起头盯着王凡,一字一字很郑重的说道:“刚才的事情不准跟任何人讲,尤其是不能跟我姐讲。” 这种事情,只有傻子才会到处讲,所以王凡很自然的用力点了点头,表示答应她的要求。 答应之后,他立刻发问:“刚才你说你母亲给你父亲下药了?” 说到这个事,俞燕婷的脸色稍稍恢复了几分,只听她回应道:“当时我母亲得知父亲回来后,立刻上门提亲,因为当时她知道俞家遇到困难,所以原本认为这件事情会在对方家长的撮合下,她可以和我父亲顺利的结合在一起。 谁知道我父亲心中,跟本就没有我母亲。甚至两人私聊的时候,还对着我母亲说什么痴心妄想,下辈子也不可能在一起之类的。” 王凡听到这,顿时对俞燕婷的父亲大为佩服。 光看俞燕婷就知道她妈肯定也是一个大美女,如果换成自己,说不定就是左拥右抱的结局,没想到他父亲居然这么专一,简直就是神州十大杰出好丈夫的模范啊。 俞燕婷看了一眼王凡,见他并没什么反应后,接着说道:“我母亲在钱家也是被人惯坏的,而且当年以他们的那个年纪,谁没有一点脾气,尤其是他们这种大家族的子弟。 所以我母亲当年一气之下,找人拿了一包春药,偷偷的喂给我父亲,然后借此……” 说到这,她有些不好意思说下去了。 王凡听闻后,叹了口气:“原来如此!” 他没想到,这个事情居然复杂到了这种地步,他们三人之中,没有对错。 一个因爱而离家出走,生下了自己的孩子;一个因爱拒绝了另一个女孩,在逃跑之际,又失足摔死;至于被拒绝的女孩,因为一时气愤弓虽女干了男孩,但因为男孩的死,以至于自此吃斋念佛。 真要说起为,三个都是重情重义的人,只可惜因为家庭的缘故,才会落得如此结局。 王凡在感叹的同时,忽然又想到了什么,皱了皱眉问道:“不对啊!俞燕洁到今天为止,都不知道整件事情的真相,而且你爷爷之前也说过,不喜欢她母亲,还想方设法消除他们两人之间的联系。既然如此,俞燕洁是怎么出现在这个家中的?” 这一点王凡才刚想起来,如果按照之前俞震山的说法,俞燕洁是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世的。 “爷爷只是当时气愤罢了,而且当我父亲去世后,我母亲就托人找到了姐姐的母亲,然后才得知对方怀孕了,那个时候,我母亲还不知道自己怀孕,所有人都认为那是我父亲唯一的孩子,但又因为家里人始终认为是她害死了我父亲,所以并没有出面,只是一直暗中观察这个孩子。 而且当我母亲得知自己怀上我之后,他们就开始渐渐忽视了姐姐的母亲。直到有一次他们发现我姐姐在经商上有天赋之后,才说明了身世!”

下一篇   第103章 天雷滚滚